中国煤炭业衰退带来的担忧与希望

2019-08-08 04:19:00

山西大同——在中国前景堪忧的产煤地区,有的煤矿已经停产,有的在减产,还有的已经关闭矿工、业主及这里的政府官员不知道“黑金”的繁荣时代是否会重返,煤曾经是这个渴望便宜、但不追求清洁能源的国家的主食 附近的太阳能板展示了政府发展清洁能源的尝试 Gilles Sabri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我认为这个时代结束了,”多年的矿工王金旺(音译)说,他的工资已降低了20% 去往矿井的塔山矿工煤炭消费随着经济放缓变得疲弱 Gilles Sabri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据来自中国最大的煤炭行业分析团体的统计信息,中国的煤炭消费从去年开始、直到今年上半年都很疲软,这主要是因为经济放缓 去年,塔山的矿工在煤炭洗选过程中 Gilles Sabri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但是,中国北方整个煤炭行业的暗淡前景可能意味着,减缓全球气候变暖的未来更加光明一些专家说,如果中国煤炭使用量的增长持续放缓、甚至出现下降的话,中国温室气体排放量达到峰值的时间可能比政府承诺的早好几年,这会给限制气温升高和海平面上升在全球影响范围的努力带来一个关键的差别 美国总统奥巴马周四、周五在白宫会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时,这个话题将在他们的议事日程上 美国官员曾试图说服习近平,希望他在访美期间,能在中国的气候承诺上做出一个值得注意的声明,就像去年11月奥巴马访问北京时所做的那样在美国,奥巴马气候政策的反对者们经常引用中国不断增长的炭排放量,作为反对美方减排的借口 没有多大指望习近平将做出像去年一样的断然的承诺,那时他曾保证让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这是一个比较保守的目标但离即将举行的巴黎国际气候谈判只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了,这两位领导人在华盛顿发出的任何信号都会受到密切关注 “他们真的需要设法保证他们向世界上的其他国家澄清一件事,那就是,尽管我们在网络攻击等问题上,仍有许多严重问题需要解决,而且我们在这些问题上不会让步,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气候伙伴关系不像过去那么强大,”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的中国政策主任、研究能源和气候变化的学者梅拉妮·哈特(Melanie Hart)说 习近平需要在2016年初给出未来五年的能源消耗和污染排放目标,届时政府将制定下一个五年发展计划分析人士说,下个五年计划可能包括税收措施、扩大排放交易权,以及对污染的新限制 煤炭需求增长的放缓,让政策顾问们开始重新评估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30年达到峰值的目标煤炭等化石燃料的燃烧产生二氧化碳,这是导致全球气候变暖的主要温室气体 一些专家说,如果目前的煤炭使用趋势继续下去的话,这一目标也许能提前到2025年,这会让美国人更喜欢专家说,加快这一时间表也需要有新的政策,以鼓励工业界使用更清洁的能源,提高经济的能源效率 但一些官员认为,仍需要用强劲的煤炭消费来防止过多、过快的经济放缓,大幅削减煤炭使用可能会危及就业,并最终带来更高的代价 “这是一个政治意愿的问题,中国有没有意愿按目前的想法进行下去,有没有足够强大的政治意愿克制自己,不回到以前的思维方式上,”世界资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的宋然平说,他负责监督中国及其他发展中国家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努力 中国的煤炭消费与世界其他国家的总合一样多中国是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因此其决策具有全球性的重大意义 一个关键的问题是,煤炭需求的放缓是反映了的是持久的转变,表明消费峰值已经达到,还是对稳步增长的使用量趋势的临时偏离政策顾问和科学家们在这个问题上有分歧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的一些研究人员表示,这种变化是永久性的发改委是负责制定经济计划和气候变化政策的政府机构 能源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姜克隽说,“我的小组做的模型表示,煤的使用量已经达到了峰值经济结构正在发生变化” 同样,山西省的煤炭行业分析师曾浩说,“业内人士看不到任何煤炭需求将再次回升的理由” 也有人认为目前的需求下滑是暂时的,在未来几年内将出现扭转 “如果经济实际上是在崩溃,而且政府无法阻止崩溃的话,煤炭消耗量可能在趋稳或开始下降,”哈佛大学研究中国污染和能源利用的教授克里斯·P·尼尔森(Chris P. Nielsen)说“但这段时间过后,会有什么样的排放量,是不可预测的,这高度取决于经济情况” 这两种判断都是推测,而且就连拿出一个煤炭使用量究竟降低了多少的公认度量也很困难 上周,美国能源情报署(United State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依据来自中国的官方统计数据及其他资料做出估算,中国的煤炭消耗量以能源使用量计与上年持平,这是进入21世纪以来首次出现这样的平稳状况 即便如此,煤炭使用量的峰值与排放的峰值并没有直接关联虽然大多数的二氧化碳排放来自于燃煤,但中国的石油和天然气使用量也在增加,主要是由于汽车保有量的不断增多,因此排放量将继续上升燃烧更加彻底的高碳煤也会增加碳排放量 奥斯陆国际气候与环境研究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Climate and Environmental Research)温室气体排放方面的专家格伦·彼得斯(Glen Peters)说,事实上,尽管煤炭使用量的趋势明显放缓,去年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可能还有小幅上涨 利用煤炭需求量的下降来减缓排放增长,这需要北京的大力推动才行研究人员说,要在2030年之前达到排放峰值,就需要加强和扩大对空气污染的控制,限制煤炭使用,改变经济对基础设施建设的依赖,开发更高效的工业技术,实施节能建筑建设标准,大幅增加非化石燃料能源的供应量 “需要做出的政策变化的复杂性不可低估,”中国科学院研究环境政策的教授王毅说 政策制定者面临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如何给碳排放设置一个价格,鼓励企业和消费者逐渐放弃化石燃料 一种方法是建立全国性的碳排放交易市场,这也是中国的打算两年来,中国官员们一直尝试鼓励企业在中国的七个碳排放市场上购买和出售排放额度现为清华大学访问学者的气候变化经济学教授关大博说,就连要实现2030年达到排放峰值这个目标,碳排放交易市场的成功也至关重要 “我们不能让碳排放交易在中国失败,”他说“我觉得政府有望把这件事做好” 官员说过要在2017年之前建成一个全国性的碳排放市场这将是全世界同类市场中最大的一个但学者表示,建立一个运转平稳有效的市场并非易事面临的挑战包括确保大量企业参与其中,并让足够多的员工和监管人员来运作它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战略规划部副主任柴麒敏表示,这些潜在的困难已经开始在试点市场显现 “企业在市场上不是非常积极,”他说,并指出从2013年中期到7月末,试点市场交易总额仅1.77亿美元 考虑到全国性市场面临的挑战,一些专家和顾问称,直接对化石燃料征税更可行芝加哥保尔森基金会(Paulson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马旸(Damien Ma)支持征税,称征税“有潜在的财政收益,并且可能执行起来更容易” 即便是在经济增长放缓,煤炭需求下降时,这类决定依然至关重要而政治和经济上的担心,可能依然胜过对环境的担心 “如果经济面临困境,”尼尔森说,“政府可能忍不住回到基础设施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