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中国强硬对抗并不符合美国利益

2019-04-08 05:01:00

新政府上任不到一年,美国的贸易赤字剧增制造商们愤怒地抱怨高估的美元正在摧毁经济、把企业推向海外国会里沸沸扬扬的提案要求政府惩罚向美国倾销廉价商品的国家 新政府中那些目光敏锐的现实主义者们做出决定,采取强硬措施的时候到了,而且他们的招数很灵四年之内,主要贸易伙伴的货币相对美元大幅增值,最大的亚洲对手的汇率上升了三分之一贸易赤字开始降低美国,这个自由世界不容置疑的领袖,又为自己的辉煌历史增添了光彩 这就是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在本周一晚间的总统大选外交政策辩论中,希望变戏法般呈现给观众的胜利景象,他承诺要从上任“第一天”起,就采取强硬的对华立场,把中国定为汇率操纵国,使实施贸易制裁成为可能而奥巴马的反击所表达的,也是同样的景象,他说自己的对华立场要比前任总统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强硬两倍 不过,这个展示自我的小品是一场老戏 它来自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的第二个任期,当时,是日本而非中国激起了美国人对美国衰落的恐惧1985年9月22日,外号“软锤”(Velvet Hammer)的美国财政部长詹姆斯·贝克(James Baker)把日本、西德、英国和法国财政部长召集到纽约广场饭店富丽堂皇的会议厅,制定出一项旨在削弱美元的协议 1971年,我们也曾对美国的贸易伙伴,尤其是日本,采取强硬的措施那时,尼克松政府对进口产品征收10%的附加税,以强迫贸易伙伴们重估他们的货币,帮助美国恢复贸易平衡那是美国自19世纪以来,第一次面临贸易赤字问题 这些做法虽然很具吸引力,但采用同样手段的经济政策如今不大可能非常有效20世纪70和80年代,工业化民主国家的俱乐部,因为苏联的威胁,是团结一心的处于美国核保护伞之下的日本,只能听从美国的摆布今天,苏联已经瓦解中国的实力可能不如美国强大,但足以对美国发起反击 更为重要的是,试图用对付日本的手段对付中国,好像中国只是20世纪80年代日本的放大版,并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实际上,它会给美国的长期核心目标带来不利影响,这个目标就是,把中国拉进繁荣、法制、民主国家的行列 达伦·阿西莫格鲁(Daron Acemoglu)和詹姆斯·鲁滨逊(James Robinson)在两人合著的新书《国家因何失败》(Why Nations Fail)中警告说,中国的专制政府为了维持其权力,最终会阻碍繁荣、扼杀创新,而且派系之间的经济利益争夺将滋生不稳定因素帮助中国避开这条动荡危险的道路,是美国的核心目标 中国经济正在大幅放缓政治局势在距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第二次和平的权力交接只有数周的时期内尤为动荡在此刻,声势浩大地单方强化美国对华政策,不大可能对事态有所帮助它可能会引起中共内部对更具有外向型思维的改革派的反对,增强保守势力的力量,而保守派不愿意放弃任何政治控制权 考虑到所有这些风险,强硬的态度不大可能产生好的结果 攻击人民币是找错了目标诚然,中国操纵汇率已经好几年了,它购买了巨额美元,以维持人民币的低价值,让出口商占优势但是,中国政府看起来已经准备要修正这一做法 如果把快速增长的通货膨胀率使中国的出口商品更加昂贵也考虑在内,从2010年中期到现在,人民币相对美元的实际价值已经上涨了至少15%中国的美元囤积有所遏制中国的大幅度贸易顺差也在快速缩小:从2007年占经济产出的10%强,降到了今年的2.3% 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错觉,原因是,用进口零部件组装的中国出口产品被当成了百分之百的中国货据位于东京的日本国立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National Graduate 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经济学家邢予青估算,中国对2009年出口的iPhone和笔记本电脑的总价值只贡献了3% 根据邢予青和尼尔·德特尔特(Neal Detert)的一项研究, 中国2009年出口的3G iPhone的批发价是178.96美元(当时约合1220元人民币),其中,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只占6.5 美元,日本生产的部件占了60.60美元,德国部件占了30.15美元,韩国部件占了22.96美元,而美国部件占了10.75美元这是一组粗略的数字,其中有些部件可能是在中国制造的即便如此,把178.96美元全部算在中国出口的账上,过于夸大了中国的能力 即使我们做出操纵汇率是导致美中双边贸易逆差的唯一原因的结论(虽然这个主张极不可能),我们也无法指责中国曾担任里根政府前贸易顾问的克莱德·普雷斯托维茨(Clyde Prestowitz)说,“我们对整个亚洲都有贸易赤字,如果我们要认真的话,我们会说,有许多国家都在操纵汇率,扭曲世界经济” 前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官员、现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供职的约瑟夫·E·加尼翁(Joseph E. Gagnon)说,有20个国家和地区通过主动抑制本国货币鼓励出口,包括日本、瑞士、台湾和韩国很多国家也许是在步中国的后尘,试图保持对人民币的竞争力虽然如此,如果我们要严厉对待汇率操纵国的话,就该对所有这些国家强硬 未来几年内,中国依然会对美国经济构成严重的挑战虽然廉价货币的问题也许会逐渐消失,但还有许多其他问题,包括中国窃取外国知识产权的问题、中国政府对国内公司提供大量隐性补贴的问题、中国强迫外国公司向其国内合资伙伴转让工业秘密的问题等 即使在这些问题上,表现强硬也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在今年的国情咨文(State of the Union)演说中,奥巴马总统表示,他通过征收关税,制止了中国进口轮胎的大量涌入,挽救了1000多个美国本土的轮胎业就业机会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家加里·赫夫鲍尔(Gary Hufbauer)曾在杰拉尔德·福特(Gerald Ford)和吉米·卡特(Jimmy Carter)的政府任职,据他估算,每个被挽救的岗位让美国人多花了至少90万美元(约合567万元人民币)购买更昂的轮胎,减少了美国人花在购买其他商品上的钱 赫夫鲍尔总结说,总的算下来,这项政策其实使美国损失了2531个工作岗位这还不考虑中国实施报复措施所带来的影响:中国对美国进口的鸡产品征收反倾销关税,导致美国损失了10亿美元(约合63亿元人民币)的销售额,进一步削弱了美国的就业市场 的确有一些可以用来对付中国的工具,用这些工具不会引发贸易战、或损伤美国的国家利益许多经济学家已经建议,改变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允许对汇率操纵国施以反击欧盟(European Union)可能会支持类似的变动感兴趣的国家可以通过建立一个自愿参与的非汇率操纵国俱乐部来启动这一进程,并利用胡萝卜加大棒(比如,对中国购买的美国国债征税)政策,让不情愿的国家也加入进来 多边方式、加上私下的强硬谈判,比起那些极糟的政策来,更可能获得成功在总统大选期间,奥巴马总统也许对中国的措辞强烈然而,他所采取的接触政策考虑到了这些8月以来,美国向世贸组织提出了3起针对中国的贸易诉讼,这是奥巴马政府用世贸组织来对付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战略的体现,这种做法比缺少国际法作后盾的单方面行动可能更有效 这些诉讼没有公开宣称要对太平洋彼岸的骗子采取强硬措施的豪言壮语那么响亮但是,十足的美国豪言壮语不大可能带来我们需要的结果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