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邦国明说“五不搞” 暗里“五大搞”

2018-02-02 08:08:07

北京“两会”中,中共“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做工作报告,高调重申“五不搞”: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 鉴于吴邦国在中共党内排名,位居“党和国家领导人”第二,其“五不搞”宣言,实际就是中共保守派、强硬派、顽固派在新世纪的集体宣言 吴邦国的“五不搞”,对应“五搞”:要搞一党独裁;要搞专制舆论一元化;要搞权力垄断,不受监督、制衡;要搞党天下;要搞国有化 前四条,摆出中共保守派拒绝一切进步的一贯死硬嘴脸;第五条,“不搞私有化”,甚为蹊跷谁不知道,邓小平等人提出 “改革开放”,基本的一条,就是要搞私有化;三十多年过去了,“中国式”的资本主义,已经为世人所公认这个时候,却来重申“不搞私有化”,岂不是对现实的否定也是对中共自身“改革开放”路线的否定,一种低级倒退 当然,吴某等人心目中的“国有化”,也不过就是“党有化”,甚至是中共大小官员的“家有化”吴某“不搞私有化”的意思,大概是,私有化在中共各级官僚身上已经落实,搜刮与分赃布局大致完成;此时,不宜再提“私有化”,否则会变成中国民众的私有化,危及权势者的利益这个政权,既是暴发户,也是守财奴“五不搞”相加,正是维护中共腐败集团既得利益的一套全保险制度 说完“五不搞”之后,吴邦国还加了一句:“确保国家一切权力掌握在人民手中”自以为这个文字游戏玩得高明,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不经意地泄露,他不过是故意漏掉了一个字,全句应是:“确保国家一切权力不掌握在人民手中” 身为“立法机构”负责人,谈到“法律”,吴邦国又加了一个“不搞”:“外国法律体系中有的法律,但不符合我国国情和实际的,我们不搞;外国法律体系中没有的法律,但我国现实生活需要的,我们及时制定” 这意思是:诸如民主国家那些让人民监督政府的法律,“我党”绝不搞;而民主国家没有的,诸如让政府控制人民的“法律”,“我党”要赶紧搞 吴邦国还振振有词道:“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 果如此,首先就应该追究中南海头目,追究邓小平未经立法机构授权,擅自调动军队,进京屠杀民众;追究江泽民毫无法律依据地迫害法轮功;追究胡锦涛在西藏和新疆等地以特务手段,挑起暴力,制造屠杀借口;追究江、胡当局一再违犯《教育法》,为猛增军费、维稳费而刻意压低教育经费的违法行为…… 表情死板的吴邦国,与那个表情同样死板的中共外交部女发言人姜瑜相得益彰该名女发言人,是这样谈“法律”的:当被问到外国记者在中国采访为何受阻时,她回答:外国记者在中国采访,必须遵守中国的法律;当被问到中共警方殴打和扣留外国记者是出自中国哪条法律时,她回答: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 换言之,不论是姜瑜还是吴邦国,都争相对外界透露:所谓“中国法律”,就是“我党”的儿戏、遮羞布,怎么制订,是否遵守,全在“我党”的任意解说之中你们要当真,那就是天真,太天真!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江泽民英语) 以吴邦国为代表的这个“不搞派”,其守旧、顽固、死硬程度,比诸当年的“凡是派”,大大超出曾果敢出手、一举逮捕毛泽东亲信“四人帮”的华国锋,仅仅因为在毛死后的短短数年间还未来得及完全否定毛,就被邓小平扣上“凡是派”的大帽子而赶落下台如今的“不搞派”,却是在“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后,还公然阻挡历史进步、大开历史倒车这才是,豺狼当道 “搞”与“不搞”,在这里,对应的书面用语,是“实行”与“不实行”按理,“两会”所及,属国家最高政治事务,相关表述,都应该使用严谨而庄重的书面用语身为“国会议长”(“人大委员长”)的吴邦国,居然在大堂之上,使用如此粗糙和粗俗的市井口语,真可谓:土得掉渣!表明,这个政权,靠土包子起家、并由土包子维持,逾六十年不变;也从一个侧面说明,这群当权者的头脑,何以如此陈旧、落后、腐朽一群土老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