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地震下中国[大陆]样样输给日本

2018-01-07 05:06:08

有人提出,日本大地震和海啸,同样造成重大死亡,日本人怎么就不抱怨批评政府没事先发出预报中国汶川地震时,怎么中国人就质疑批评可能漏报 答案是,日本人不会认为政府隐瞒震情;没报,是因为真的没有预测到而中共政府却有预测到而不报的前科1976年的中国唐山大地震,本来可预报,却因当时批邓反孔政治运动而人为不报现任中国国家地震局长陈建民曾明确承认“唐山地震漏报是事实”这九个字背后,是24万人死亡,70万人受伤! 2009年中国汶川大地震时,地震局长陈建民在意大利旅游,接到请示,问要不要发地震预报,他回答说,如果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就不要报,否则影响奥运火炬正常传递(又是政治)结果汶川地震造成近九万人死亡! 而在民主的日本,如果当局有意隐瞒,不要说首相得下台,内阁会垮台,当事人还会被追究刑事责任;人命关天,这是“天”大的事! 而在中国,专制政权向来草菅人命,政治的需要、政府的需要从来都排在老百姓人命的前面 对儿童只拍背影或鞋子 从日本面对这场大地震和海啸的反应,更可看出中日两国在制度、媒体、精英和大众等很多方面的不同: 第一,政府反应不同日本政府在第一时间就接受外部援助而中共政府不要说当年唐山地震时拒绝外援,32年后的汶川地震,在急需救人的黄金72小时内仍是一如既往地“残忍”!拒绝一切外援,连震灾救人很有经验的日本和台湾救援队也被拒有报道说,中共政府所以这样做,是担心当地的军事设施被暴露但日本这次地震海啸,二十多架战斗机被冲毁,核电厂受损战机和核子等更是“机密”,但日本却马上接受全球35国救援,仅美国就开去14艘军舰,包括里根号航空母舰怎么日本就不怕军事和核子秘密暴露因为民主的日本更看重人的生命,救人高于一切! 第二,媒体反应不同日本媒体沉着冷静的专业化报道,被普遍称誉在NHK等电视上,没有报道者的煽情,没有渲染受难家属的情绪失控,对受访儿童,也只拍背影或鞋子以示尊重而中国媒体,别说按当局口径,甚至为获收视率而有意缺德例如上次汶川地震时,官方电视记者竟要求对砸在下面的幸存者别抢救,先拍摄采访,然后再救人这种做法简直是图“媒”害命! 中国遇到大灾难,媒体对政府官员所谓“领导抢救”的歌功颂德更是司空见惯,甚至伙同当局造假例如上次青海玉树大地震时,温家宝赶去视察他刚到现场,当地“群众”就打出条幅“总理辛苦了”,新华社发的照片显示,标语是正楷毛笔大字在那种急需救人的紧张时刻,幸存者哪有闲心写这种条幅而且在满目苍痍中,到哪儿找宣纸、毛笔和墨汁明摆着,是当地官员(伙同新华社)造假而中国官方媒体就热衷报道这种“地震新闻”,谄媚权力者 广场上一个垃圾也没有 第三,大众反应不同这次日本地震和海啸给人印象最深的,是面对巨大灾难日本人表现出的镇静、守法和有条不紊没有嚎啕大哭,没有惊慌失措,没有怨天尤人,人们从电视画面看到的是,在公用电话亭前,在地铁站口,在领取用水和购物时,日本人安静地排着长队,井然有序连中国新华社记者发自日本的报道都说, “尽管到处是纷乱的震后痕迹,但社会秩序仍保持良好虽然红绿灯已因停电瘫痪,也没有警察指挥车辆,但车辆通过路口时,仍多会相互礼让灾难并未击垮人们的心灵所有认识和不认识的人,对面走来的时候都会互相问候,叮嘱——‘要小心啊’!” 广东中山大学副校长陈春声在东京亲历地震返回中国后,讲述了他的经历: “地震来了大家都不是马上打电话给家人,即使是有来电也不接”日本规定在地铁和公交车里面不准打移动电话,大家都严格遵守地铁站里没有一个人尖叫或者不镇定在东京大地抖动的三分多钟里,街头的交通秩序也很井然,并没有闯红灯的现象他跟很多人疏散到广场,安静地坐在地上,人们没有很慌张大家都很相信政府震完了大家哪里来就哪里去,“广场上一个垃圾也没有” 东京华文报纸《日本新华侨报》的记者描述说,“没有人惊慌,只偶尔听到襁褓中婴儿的哭声;公交车全部停驶,乘车的人们都安静地排着长队等候”他还特别提到,与报社在同一楼工作的日本人“使劲顶住安全出口的门,让我们这些中国人先逃生” 有这点力气,何不抢中南海 更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本人地处灾难中心,都在购买和领取食物时秩序井然,食品价格依旧,商家没有乘机哄抬物价,民众也没有抢购囤积;反而在没有地震、没有海啸的中国深圳等好几个大城市,出现民众抢盐的风潮商家也乘机哄抬物价,原来一袋盐几块钱,现在涨到三十多元,还买不到了网络有人气愤地嘲讽说—— 全世界都看在眼里:一边是五十壮士“我不回来了”另一边是疯狂抢盐听说连酱油,豆瓣酱和鸡蛋都开始抢了有这点力气,何不干脆抢中南海!而在东京和整个日本,都没出现抢盐风潮,日本人称中国人抢盐不可思议 中山大学那位副校长感叹说,“面对日本民众在此次大灾难中所表现出来的教养和素质,难道不值得我们中国人汗颜、羞愧、无地自容吗” 第四,精英反应不同面对大灾难,日本的社会名流和精英没有乘机作秀,更没有立刻成立什么基金会而敛钱在日本推特上,那些跟随者数万的艺人、职棒球员等,实实在在地传播一些地震救援知识,如避难前要先关闭电力与瓦斯,把压在建筑物下的伤者拖出来之前要注意什么日本推友还相互提醒,一定要在路上避难过程当中协助那些不会说日文的外国人,特别要照料高龄者与妇女,对独居的邻居也别忘记去敲门 七百亿捐款肥了贪官 而在中国,我们看到的是电视上的捐款秀:一些企业和名流们,举着标明数额的一包包现金,点一个名,往箱子里扔一包这么个“秀”法,都不觉得难为情更有不少名流的表现丑陋不堪汶川地震时,厅局级的前上海戏剧学院院长余秋雨声称捐款20万,被媒体广泛报道但最后查明他根本没捐钱,是用他的书等顶替电影明星章子怡还到海外募款,最后不知是一百万还是多少美元,也没有如数交给灾民还有那个要中国人接受政府管制的成龙,也是高调搞什么募捐最后那些钱都到哪里去了,外人无法得知 而在日本,名流还是企业界,是默默地做些实在的救援工作例如,地震发生五分钟之后,全部日本的电话亭都变成免费,连打国际长途也只需一百日元日本著名三得利饮料公司宣布,其旗下所有自动贩售机的罐装饮料都免费,只要按键即出便利连锁企业“7-11”和“全家”等还免费提供食品和饮水公用电话不仅免费,通讯商还免除网络通信费,以便民众及时通过网络获得联络和信息 日本企业每逢大灾难,除纷纷捐款外,还向大众公布“责任报告”而中国地震时那些捐款,最后很多去向不明汶川地震后,中国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就捐款流向做了半年的调查,结果发现,高达 767亿元的大众各界捐款等,80%流入政府的财政帐户在中国几乎无官不贪的现状下,这么多捐款,实在是给了贪官们机会 一场大灾难,最能反射出一个国家的制度、文化和道德等很多问题中日两国对比,更让人看出民主制度的优越性而只有在民主制度下,才会有公民文化,才会有真正的秩序,道德和勇气 2011年3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