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彤:“六个不搞”深不可测

2017-11-05 15:07:05

今年中共两会的重点,似乎不是国务院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或“十二五计画纲要”,倒好像是人大委员长的“六个不搞”何况政府工作报告只管一年,五年计划只管五年,至于“六个不搞”这一整套体系严密的大政方针,没有谁说得清楚它的期限到底到哪一天为止,很有可能,不仅是为了绑定现在,更深的意图是绑定将来 “六个不搞”的原话如下:“我们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的多元化,不搞'三权分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 “言太简,意太赅,有一种深不可测的威严我反反复复读了几遍,越读越糊涂 “不搞私有化”这是向私有制发出的進攻令,还是门面话,说说而已是安抚已经成功的亿万富翁既往不咎,对尚在奋斗的人警告他们到此为止,还是另有什么意思是要真刀真枪开始没收私有财产,还是仅仅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纯洁无瑕進行美容谁能看得懂,谁能解释清楚 “不搞两院制”很费解若非无的放矢,必是有为而发不知道它针对的是什么事件,想解决什么问题 对幅员广袤,地区差别很大,特别是对多民族国家,联邦制是和睦相处的最成功的体制,为什么要深恶痛绝,一棍子打死若说阶级性,列宁就搞联邦制,中共的二大和七大也主张联邦制有人说,现在是骑虎难下,必须跟“08宪章”的判决相衔接,也有人说,这是为了把“地方自治”扼杀在摇篮里但地方自治是文明国家的普遍趋势,有错必纠是法治社会的优点一意孤行,将错就错,因小失大,决非国家之福匆匆忙忙作出这种结论,令人困惑不解 在我自己负责起草的十三大档中,也有“决不能照搬”西方国家的三权分立的提法,但“照搬”不“照搬”和“搞”不“搞”,是不同的概念,正如不“照搬”外国的宪法,不能曲解为不“搞”宪法现在宣布中国“不搞“三权分立”,想达到什么目的难道要告诉全世界,中国的行政权,立法权和司法权都是依法不独立的难道国务院没有独立行使行政权的合法地位难道中国的法院缺乏独立审判的合法权力难道连委员长本人所在的全国人大也没有独立立法的可能性到底是共产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还是国家机关必须以各级党委附属品的身份执行任务 同样,宣布“不搞多党轮流执政”是什么意思难道全国只有一个党才有专门执政的资格既然如此,何必选举难道中国的选举,命中注定只能是徒具形式,不给选民以选择馀地的“等额选举 如果普选的条件不成熟,那么,中国定名为共和国的条件到底成熟不成熟 “不搞指导思想的多元化”的含义是清楚的,但我认为是错误的如果这样,就等于用一个大脑来指导十三亿个大脑强化思想管制,强化对资讯和言论進行检查和惩罚的制度,搞这种举国一致的思想体系,难道不怕僵化用一个主义来配合一个党的权力,发出一个声音,塑造一个形象,于民于国,究竟有什么用处如果把追求这种东西当作目的,我认为大错特错,应该悬崖勒马 我提出了一些疑问,希望得到指教我也讲了我的一些认识,如果不符合“六个不搞”的本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