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扎非“六四”镇压会得逞吗?中共下一次六四那

2017-10-01 01:16:08

后一种前途和记忆我们都很熟悉,那就是六四以后美国和欧洲的实用主义态度——我们曾经说过,这种现象,就是所谓欧美实用主义势力对中国人民中国民主的背叛——也就是悲剧两次发生;他们重蹈对利比亚人民和利比亚民主的背叛何以产生这样悲观的态度,并非没有历史考量这个考量就是,美欧对于六四后中国政策的制定二十多年来,这个考量,也许第二次发生这些效应的第一个负面和传统结局就是,美国战略均衡利益在先论和唯一论的主流,有可能压倒价值和自由考量,且让世界格局和秩序回到埃及革命以前 对于埃及革命的支持和对于卡扎非的绥靖主义政治,也许呈现一种双头鹰的态势,其实用和无耻的(无道义的)的双重标准,很可能复辟于这一轮阿拉伯革命——这也就是说,美国政治如果不能在价值主义和其开国元勋创造的、并非实用主义的战略方式上保持智慧和效应(含亚当斯的亲英政治和杰斐逊的亲法方式——甚至包含华盛顿的暴力方式),那么,威尔逊的价值论和老罗斯福的实用论,正好给美国人今天的两种战略选择——固然,这个战略更多时期纠缠在一起 我们多次重复美国大致在二战前后的两种政治态度,也就是后威尔逊主义和后实用主义在二战以后,这个双重战略,每每在战争和经济上无独有偶、胜败与兹——这段历史的基本逻辑关系是:美国错误的决策和正确的决策双向、前后、续行;如,艾奇逊、李普曼等人放弃北韩的观点导致北韩南侵——再就是杜鲁门出兵朝鲜挽回败策;越战,支持柬埔寨和波尔布特——但是,最后(撤军越南)同意国际上对于红色高棉的制裁;放弃台湾,但是亡羊补牢,签署台湾关系法;诸如此类还可以谈到更多美国政策错误和正确的、关乎人权价值和公正的实例;这些测验和论证,远未结束 这个测验的新一轮证明如何发展,现在就看六四以后的对华政策和眼下对利比亚的政策——而这两个政策,又被屠夫卡扎非勾连在一起;今天的六四(屠夫卡扎非)和过去二十年的六四这个一币两面说明,北非革命和东欧革命产生资本主义、实用主义例外的可能性依然存在那就是,六四以后,美国复还他的世纪以来和世纪以前的绥靖主义政治,且在中国和北非政治上,无望突破,纠缠不清这个结果,直接产生美国的双重标准我们的担忧和近期花朵开放课题紧密联系一是,如果美国外交继续他的无为态势,对待卡扎非施行国家主权高于人权的无道外交,那么,伟大埃及革命以后留下的缺口,就像苏东解体以后,产生中国崛起一样,使得世界民主格局大为缩水 非洲和中国现状的持续和保留将在不久将来的美欧新式实用主义资本运行里面,再一次强调意大利贝鲁斯科尼式的不触动卡扎非主义和保留意大利人在那个地区的国家利益主义——因为意大利在利比亚的区区小利,业已使得这个前此书入历史的伟大罗马帝国后裔,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渺小价值枉顾论和蝇头小利论持有者那些一度到突尼斯和埃及乃至到中国和独裁者一起度过各种蜜月的无耻政客,正在基辛格主义相对主义和权势均衡论的无价值论中,最大限度地削减价值自由的原则和道义他们坐在各种五星酒店里,没完没了地讨论着,清谈着……但是,利比亚人,却在屠夫的飞机大炮轰炸下悲惨地死去 这个现状让我们看到,正是他们忘却着、抹杀着和回避着二十多年前发生在北京的屠杀面对这个世界格局,乐观和悲观者现在集中到一个明确和显然的课题上——资本的无道和外交无原则之利益格局,如何面对正在发生的世界革命和世界自由——欧、美业在这个课题上举步伟为艰,苟延度日,难于应付——他们只好在埃及独自革命以后,忙于拉拢着现在和未来的埃及掌权者;他们现在基本上对于利比亚局势无所作为,瑟缩帱茵他们很可能将未来的埃及和未来的卡扎非都当作现实的就是合理的政权,予以认可缟素红颜就像上述所及一样,他们认可苏东的解体和柏林墙的倒塌,却也和后六四政权过往甚密,朦胧以对 于是,中国课题的解释和决断,关键之处,和埃及完全不同,主要是,要让中国的中国模式——这个坏资本主义的模式—— 一半中国、一半欧美的实利主义模式,受到未来世界神秘力量的削弱乃至摧毁——不然,美国-中国,“前店后场”的经济作业,就会在中国-世界发生悄然和轰然变化的、大浪淘沙的革命变化中,继续苟延残喘,直到这个模式(坏资本和坏极权模式勾结)的终结这个模式的最新表示方式,就是我们前此言及的埃及方式在中国的不适应和不适时因为,中国极权主义政治最大的支持者,其实是美欧资本这个和埃及迥然不同的资本类型,让世人不了解何以埃及不是中国一句话,中国转型的一个关键因素,不可以抛开美国资本欧洲资本,对于这个党的支持虽然,事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中国崛起的因素,其海洋和路陆的隐形扩展,业已在中国海之南、北,形成了对于美国核心利益的挑战——美国迎战的趋势,业以十分明显——但是,军事对峙的现实,并未让美欧外交和国家利益,从这个沆瀣勾连的资本格局里面,抽身出来,克己复礼——相反,美欧资本和经济现状,现在更加需要中国资本和劳力和资源和市场的配合(虽然,所有北韩、伊朗等问题,要求和请出中国配合论,实为虚妄)这样,埃及革命以后,世界理想主义格局和现实主义格局,变换着乔姆斯基式的话语转变:太阳(革命)不会从东边出来,因为在北极(在中国),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这个哲学悖谬正在玩弄着西方人和中国人普世价值和普通常识,现在,并未普及于美国,也未普及于中国这是世界未来学最大的考验 如何应对这样的诡秘和丑陋哲学,只好付诸于中国人和美国人中冰雪聪慧者最为乐观和最为有效的西施和东施,现在正在发笑;她们忸怩神态身姿,舞蹈起一种新时代的挑战之舞,就看我们是不是可以见招破招,见式应式了中国实用主义哲学现在的看点是,“不搞论”和“政改论”,双向合唱,对位以见——这是一种新的“方法论”和策略论——这个方法和策略的绝妙和愚蠢在于,他们有一种现实合理论和偷梁换柱论,密切配合;退一步,进两步;抑或,一步不退;到了不能不退的时候,他们,就会改头换面,施行中国的“诺民克拉图”(前苏联官员转向资本家的试验)——这是世人往往看不到的一爻密卦一句话,卡扎非的利比亚和共产党的中国,是对世界人士的最大考验如果人们不能从埃及带来的乐观主义和利比亚带来的悲观主义,双向警醒的话,世界悲剧,还会蔓延他的新丛林图景和新屠场画面 其实,这个屠场,现在就在班加西左近;也许,正要延展到那里如果我们看到这一幕真的发生,不知“道”和知“道”的所有哲学,将会被那个屠夫的胜利和旗帜所代替所有极权主义的幸存者,将会延续他们“合理”的镇压现实,继续在这个世界上和无道资本勾结虽然,世界末日的图景,正在逼近这样的非合理、非道义惩罚如果世界不能就此拿出应变之法术和对策,自由民主,势必再迟缓和迟滞半个百年,甚至更长于是,现实,究竟如何启示于世人,世人,如何面对人类新的六四教训,卡扎非屠杀的新教训——他们有没有改变这种教训的方法和想法——他们是不是会因此而深入更加现实和策略的考虑,成为乐观马格里布区域革命后,新的思索,新的挑战我们说,世界新的格局的真正到来,实在是要中、美思想界,发生革命以前真正的探索和发掘,以根绝资本一切正确论和资本一切合理论的利益驱动不然的话,美国生活方式和中国生活方式,将会在很长的时间里,左右一个民主,一个极权的世界格局,而并不会出现任何松动和异数但愿我的估计是一个错误——卡扎非,也许会在另外一种上帝之手的打击下,轰然垮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