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学院》背后的意识形态输出:设三大禁忌

2018-02-05 15:09:09

继2008年悉尼开设首个孔子学院之后,中共政府近日与纽省政府达成协议,将出资20万澳元,为纽省公共学校提供免费中文教育,但前提是禁谈任何包括六四、西藏和法轮功在内的敏感话题这种以文化为幌子的意识形态输出引发了澳各界的强烈担忧,人们担心如果政府为了眼前的经济利益而接受有悖民主价值观的馈赠,将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根据《悉尼晨锋报》和澳广电台的报导,由中共政府出资的又一所孔子学院将于四月份在Ryde区纽省教育部办公楼内开班,向7所学校从2年级以上的3000多名学生开设“孔子课堂”,由中国大陆来的教师义务教授中文,并在以后扩展至更多学校 按照协议,中国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汉办)将承担所有的费用,包括第一年对孔子学院的15万资助,为每所学校提供的1万澳元资金以及所有中文教师的工资和差旅食宿费用等,出手之大方超过了其他任何国家的语言推广项目 纽省教育部的多名高级官员表示,该计画在普及和提高澳洲学生中文水平方面将发挥很大作用,但他们也承认要求学生最好不要参与有关中国政治、民主、言论自由和人权等敏感话题的讨论,包括屠杀天安门广场学生、迫害法轮功以及对西藏的镇压等 孔子学院校董事会的一名成员兰伯特博士称,除了基本的汉语之外,孔子课堂还将教授中国的历史和现代文化,不过在敏感问题上,鉴于中国国内和国际有不同的看法,大多数老师都把握得很好,避而不谈,保持沉默 有记者和学者尖锐地指出,所谓孔子学院其实是中国全球对外意识形态宣传战略的一部分,如果将其友好的光环拿掉,完全就是对学术自由的粗暴侵犯,因为中共政府的宣传策略一向就是扶持对其有利的,打击对其不利的 事实上,中共政府从来没有隐藏过对外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的野心中共宣传部长就直言孔子学院是中国对外大宣传战略的一个重要部分,该战略的其他部分包括斥资 70亿美元扩大《中国日报》、中央电视台和新华社的全球影响,目的是“抓住第一手机会,抢占第一发言权,占据主动,引导公共舆论,并加强在国际社会的传播能力” 中共政府的这种做法引起了澳洲学术界和媒体的强烈反感《晨锋报》透露,澳洲一所名校的学者去年就私下表示,在他们学院建立孔子学院的计画因为全校老师的强烈反对而中止,因为这限制了他们对中国问题的言论自由 布兰迪(Anne-Marie Brady)是对中国宣传体系颇有研究的一名新西兰学者早在2008年她就在《专制的营销》一书中写道:“许多资金短缺的大学十分欢迎孔子学院提供的额外资金和资源,但他们没有意识到这是以言论和社交自由为代价的” 既然中共政府慷慨资助下的用心不言自明,而纽省学校又亟需资金,那么如何既能善用这种机会,又能维护澳洲的自由平等价值观《晨锋报》记者提出了两点行动方案首先让孩子们了解中共政府的“对外宣传大战略”及其与孔子课堂的关系;其次让被中共政府迫害的“异见”人士走进课堂,向孩子们展现包括神韵演出在内的中国文化,同时也让“异见”人士讲述自己的故事,如法轮功修炼者是如何在毫无人性的压迫中艰难生存,藏民是如何背井离乡寻求自由;维族人遭受了如何惨烈的屠杀,而一海之隔的台湾民众又是如何在自由的空气中继承著中华民族真正的传统文化 当然,现实中如果这样做,结果很可能会失去这笔资金,但如果民主遭遇专制却仍然保持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