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日本对大陆援助:总计320亿美金 至今仍进行

2017-12-02 09:05:09

‘哦,现在对中国还有官方开发援助(ODA)吗我以为早就停了’中国一部分人听到相关新闻会这么想”对于近日围绕日本对华援助贷款发生的新闻,日本驻广州首席领事小松道彦领事强调,“另一部分人的意见是,现在依然进行的(贷款项目)总量很小,所以缩减对中国影响不大,大家要冷静看待我觉得这在中国是主流意见” 3月2日,日本外务省官员透露,日本(前)外相前原诚司指示外务省将在今年6月出台的对华援助方案里大幅削减预算 同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中国全国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的新闻发布会中,大会发言人赵启正表示:“日本说要适当减少ODA不是今年才说的,对我来说并没有意外的感觉……ODA的产生有其历史原因,包括从二战结束以后到今天中日关系的发展,都是相连带的ODA也曾经在中国的某些建设方面起过作用” 除了日本,美国、加拿大、英国等国也在近年调整了对华援助政策,资金投入方向更为关注利民工程 来自日本的援助 上世纪70年代开始,日本开始对中国实行“政府开发援助”自加入了日本外务省后,小松道彦从1979年起四次赴华,两次北京,两次广州如今,说着一口流利汉语的他担任了日本驻广州首席领事 “我的一切工作宗旨都是希望促进日中两国的友好事业”小松道彦如此总结自己的外交官生涯,“而在其中ODA无疑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日本对华援助主要分成三个部分,一个是日元贷款,也就是对大规模项目提供贷款,比一般的商业贷款利息低,还款期长譬如2001年日元贷款,年利率仅为 0.75%-2.2%,还款期为30-40年二是无偿资金援助,三是技术合作,主要是接受进修人员赴日和派遣专家现在的主流是无偿援助的利民工程 日元贷款、无偿援助以及技术合作三项的累计金额为:贷款约3兆3165亿日元(到2007年底);无偿援助约1543亿日元(到2009年底);技术援助约1704亿日元根据外媒计算,30多年来日本以各种形式向中国提供援助大约320亿美元中国是日本最大的对外援助对象之一其中,日元贷款(包括无偿援助)和中国早期的经济建设特别是基础设施建设有较多的联系比如北京首都机场、北京地铁、青岛港这些设施的建设中,ODA都发挥了一定作用 “到2007年签署的项目为止,日元贷款这个部分就结束了”小松道彦介绍说 从1980-2000年,日本政府共向中国提供了4次日元贷款,平均每5年决定一个批次的贷款总额日本问题专家金熙德曾经评价:“这种方式适于建设工期较长的大型项目,也有利于中国把日元贷款的使用纳入国民经济五年计划的轨道,‘是对我国提供的一种特殊待遇’”2001年后采用单年方式 在近年来,ODA主要的一些项目包括有2007年甘肃兰州市大气环境改善计划(涉及74亿日元),河南南阳市环境整治计划(115亿日元);2008年的食品安全管理体制强化项目;2009年的耐震建筑人才培养计划,四川省地震灾后森林植被修复计划,天津市环境管理能力向上计划等 从这些项目来看,可以看到ODA明显的趋势是从基础设施、产业等方面向环境保护、技术等领域转移针对这种转移,“新趋势的宗旨是针对中日两国共同的主题比如环境问题,加强相互理解,促进相互交流特别是最近,双方树立战略互惠关系,这是大方针小松道彦认为,“我们对华援助也是为了具体化这个互惠关系,建立新的中日合作方式今后会根据中国的发展和对华援助给我们的反馈,全面考虑对华援助对于中日关系整体的意义,我们今后会重新研究这个做法” 关于ODA,学界有各种分析,其中一种认为,ODA本身对日本经济也有很大的好处,释放了闲散资金,日企也从中获利,单纯强调中国一方受惠并不全面 对此小松道彦认为:1960-1970年代ODA有促进日本出口的性质可以说援助项目跟特定的技术或物品挂钩但到2000年的时候日本ODA的挂钩率只有13.6%以利民工程来说,受援单位自己通过投标决定施工单位而且有一些日本企业通过捐赠开展积极合作比方说,在日本生产文具等的国誉(KOKUYO)公司向我们进行利民工程的学校捐赠笔记本 尽管“ODA停止论”在日本不断被人提出,有时甚至被当成政治工具,但它仍然存在着当被问及ODA为何继续存在时,小松道彦回答:“一是为了帮助日本企业在华发展;二是针对环境保护问题,这很重要;三是希望能够促进两国的互相理解、交流我们并没有说什么时候要完全停,但是内容、规模都会继续研究日本政府、外务省以及国民都是这么看的” “如果要问我,ODA最大的意义是什么就是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做出了一定贡献这点也是得到中国官方肯定的”小松道彦说 利民工程渐成主导 相比于老成持重的小松道彦,出生于1976年的芦田真亚显得活跃、健谈他本来是日本农林水产省林业厅官员,2008年被派往中国,成为广州领事馆的一名领事他的同事曾经参与到四川地震后的山体、林木恢复工程现在他也主要负责利民工程 “地震包括泥石流对山林的破坏非常严重,这方面日本农林水产省和外务省都投入了很大的精力”芦田真亚表示,“我们也致力于和中国当地的居民、政府交流防灾技术我想现在的日中合作,不再是建一座桥梁、一座大厦这么简单,而是更深层次的技术交流 每一次涉及到利民工程的情况时,芦田真亚基本会亲自到现场去看看实际项目的一些情况他谈到自己的感想:“我来中国的时间也许不算很长,但是也深刻地感受到了,中国各地还是存在一定的经济差异” “我们做了很多项目,最多就是教育方面的投入,如学校校舍的建设此外是卫生医疗方面最近比较多的是自来水(工程)”芦田真亚表示 与许多基础设施建设的ODA项目相比,利民工程规模较小按照日本政府的定义,利民工程是指小规模的无偿资金,但有具体性以农村贫困地区的初级教育、医疗保健、民生环境等为重点实施对象 从1991-2009年,这方面在广东涉及的相关项目有69项约355万美元;海南66个项目304万美元;福建47个项目276万美元;广西最多,有106个项目,涉及金额489万美元 选择项目时,我们一定会去现场实地考察调查当地情况以及考察资金接受团体施行项目的能力还有就是调查项目的持续性,就是指并非只是一次性投入,还包括今后的保养、维持等”小松道彦介绍 “在监督方面,我们会委托第三者比如会计师事务所来监督我们的资金使用情况在会计部门观察统计数据后,我们有些官员会亲自去现场确认,落成两年之后我们还要去现场查看这个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