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看病难,儿科大夫也难

2019-04-08 13:04:00

暑假期间正是学龄儿童集中看病的时期,儿童看病难再次被热议儿童医院人挤人的照片见诸于报纸电视,急诊科看病排队几个小时,专科号一号难求,这种现象并不局限于某一个城市,而是全国普遍存在很多家长在问,为什么儿童看个病这么难 作为儿科医生,对于这个问题我可以提供简单的答案:一是给儿童提供医疗服务的儿科医生少了二是金贵的独生子女多了,而家长都想给孩子看最专业的医生,就医就集中在少数的儿童专科医院但要解决这两个问题就没那么简单了 为什么儿科医生会少首先是医生这个职业本身没有吸引力了,其次儿科穷、苦、累、险,就是做医生也不要做儿科医生,这几乎是所有医生的共识 儿科俗称哑科,因为儿童不会诉说自己的不适,同样是看病,和大人比较起来,给儿童看病却可能要多花数倍的时间和精力比如腹痛,大人可以很清楚的描述疼痛的时间、部位、规律,医生很快可以采集到想要的信息而儿童腹痛的表现可能就是哭闹,什么也不会说,摸肚子也就只会哭,根本不知道他痛不痛,痛在哪里,有时候要等孩子拉完大便,有时候还得等孩子睡着,医生反复多次检查才能有个判断所以同样看一个病人,看儿童比看成人需要花费医生数倍的时间和精力,这就是儿科的累 综合医院儿科的萎缩,是儿科穷的一个体现因为效益差,不能营利,基本靠其他科室补贴过日子,所以很多综合医院都取消了儿科,如果不是医院等级评定强制要求,没有儿科的医院应该只会更多儿科的穷主要还是因为目前仍是医疗体制靠“以药养医”,儿童因为体重小,用药剂量要比成人小几倍,诊治比成人要多花数倍的经历和时间,而回报却可能只有成人医生的几分之一同时儿科的特点决定了患儿急性病较多,慢性病较少,住院时间短、费用低,因为科室的收入相应的也少了,能分到儿科医生手上的钱当然也更少了这就是儿科的穷 正是因为这个职业的穷和累,所以不是实在没别的专业可选,没有医生愿意从事儿科在以前各个医科大学还有儿科系的时候,那些本科时候就读儿科专业的,也没和其他专业比较过,一直就苦过来,习惯了倒也可能没其他想法1998年,教育部对普通高校本科目录进行调整,专业种数由504种调减到249种,其中儿科学专业被取消,专业人才出现断层,从其他专业转过来干儿科的,上几个月班很多人就受不了走了中国医师协会儿科医师分会的数据显示,中国每千名儿童只有0.23个儿科医生,这个数字仅为发达国家的⅙从事这行的人越来越少时,还在坚持的人要诊治的病人就越多,当然也更累了当你半夜去儿科急诊看病发现前面还排着上百人的时候,焦急无奈的时候,你要想想那个可怜的儿科医生,一个人独自面对这么长的队伍是何等的崩溃这就是儿科的累 除了穷苦累,让医生选择远离儿科的另外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儿科的险儿童各个器官发育欠成熟,对疾病耐受力低,所以病情变化更快,有些新生儿疾病可以一天内发病导致死亡,很多家长就无法接受很多孩子都是独生子女,他们往往是一个家庭的支柱,几代人都围着他们转,孩子一生病整个家庭都处于混乱失序状态儿童看病都集中在儿童专科医院,从侧面说明了对家庭对儿童的珍视,大人看病有时候排队长吃点苦什么也就忍一忍就过去了,但孩子受苦可能就无法忍受了,病情稍有不顺就把气撒在治病的医护人员身上 在人命关天的行业里,信任对于医患关系至关重要因为以药养医的体制,让医生的医疗行为不同程度受自身利益考量的影响,伤害了医患信任的基础,使这个本来就存在信任危机的社会里医患矛盾日益尖锐 看看风起云涌的医疗暴力事件,就会发现发生最多的还是在儿科远的不说,看看最近半年内发生的事情4月29日,在河北馆陶县人民医院,因为一个先心病的儿童死亡,一名33岁的女医生被逼跳楼身亡;5月14日,沈阳儿童医院,一孩子高烧不退,孩子父亲对医生拳打脚踢;6月4日,西安儿童医院,因为一次腰穿不成功,医生被孩子家属打到昏迷8月17日,湖南湘潭市中心医院,一发热儿童在治疗后出现皮疹,孩子父亲把主治医生打成重伤,儿科全体医护人员愤而在中国医师协会网站上发表公开信谴责暴行……5月份,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一例重症胰腺炎病人病重死亡,家属向医院索赔的理由是:但是我们儿子才27岁,死了总要陪一点吧年轻都可以成为索赔的理由,更何况金贵的未成年独生子女所以在儿科里更容易发生医疗纠纷 再加上民众的科学素养参次不齐,发烧的孩子到医院就要求立马退烧,不退烧就是大打出手打针要求一针见血,一针没打上就给护士一耳光腰穿要求一次成功,不然就把医生打晕医学的局限性决定了很多情况下医生也无法完全左右疾病的进程,医生毕竟也是人,不可能每一个病人,每一次处理都完美病人多了,医生和每一个病人的交流的时间当然也更有限,当然可能存在沟通不到位,医疗暴力事件也就更多了医疗纠纷和医患暴力在儿科里爆发得更激烈,这就是儿科的险 儿科的苦、累、险,换回来的却还是一个穷字,这就是儿科医生越来越少的原因而即便设立了儿科的综合医院,因为本身儿科病人不赚钱,又缺乏配套的儿科辅助检查技术及资源,为回避风险,经常将儿科病人转往专科医院,逐渐的不论病情轻重,儿童看病都逐渐集中到了儿童专科医院,于是就有了现在的状况 现在家长抱怨多了,媒体报道频繁了,政府有了压力,大家都在想着如何解决问题政府现在的方案是多建儿童专科医院,甚至办儿科医院联合体,强制综合医院设立儿科,以为医院建起来,儿科设起来,问题就解决了,却没有想着提高儿科医生这个职业的吸引力 医院建得虽好,如果不能给儿科医生合理的待遇,结果只能招到一些其他专业淘汰下来的医生给孩子看病,这个现象已经是普遍存在全国各地都在扩大,新建儿童专科医院,结果发现医院建好后招不到人手,只好一再降低用人标准,结果是医疗质量逐步下降,医患矛盾更激化,暴力事件更多,而每一次暴力事件只会让更多的医学生远离这个专业,加速现在儿科医生的流失,到时候儿童看病只会更难随着最优秀的儿科医护人员转投其他专业或者私立医院,花不起钱看公立医院特需门诊或私立医院的家长,就只能让孩子在公立医院接受较为低质量的医疗服务 有些医改专家总结儿童看病难的原因是市场化过度,认为综合医院取消儿科的原因是因为不赚钱,这是市场化的恶果,却没有看到不赚钱的原因恰恰是市场化不足政府规定不管看病队伍排多长,不管黄牛党卖到几百上千,医院挂号费只能几块,十几块;不管有没有人愿意做儿科医生,医院能给儿科医生开的工资就那么多;不管基层儿科有多差,儿童专科医院的医生也不能过去执业;不管儿童医院有多挤多忙,私人资本想开个儿科诊所却比登天还难 医患双方的诉求无法通过市场力量的配置进行实现,资本和市场需求之间的隔阂,正是政府对医疗行业的垄断与管制因为没有垄断和管制,官员们不受监督的权力就没有了兑换场所,那就要触动很多官员的利益,而医改的决策权恰恰是他们自己,这也是为什么一轮一轮的医改后却没有改变这个医疗体制的实质很多人担心医疗市场化后看病会更贵却看不到建医院,买设备,进药品,招人的成本经过了权力审批的程序之后只会更高昂,这也是为什么政府更乐于不断扩建公立医院的原因反正孩子看病难看病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