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不开的机舱门,摸不透的人性

2017-07-02 02:16:06

飞机驾驶舱本应是针对外来入侵者的最后一道防线,但如果威胁来自舱内,航空公司能做的就不多了 目前看来,于周二坠毁的一架德国飞机的驾驶员,在失事前被副驾驶锁在了舱外,这名副驾驶显然利用了2001年9月11日袭击事件后实施的一项重要安全规范——将飞机驾驶舱变成一座坚不可摧的堡垒 此次失事已经令人开始怀疑,航空公司对飞行员精神健康状况的评估工作可能存在不足 这架德国之翼(Germanwings)空客A320机上的150人无一生还,事故突显了欧洲和美国驾驶舱规程的一个重大差异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简称FAA)规定,当两名驾驶员中的一名进入乘客区时,需要有一名空乘坐在驾驶舱内;欧洲空管方面没有类似的两人规则 面对如此明显的安全漏洞,包括加拿大航空公司(Air Canada)、挪威航空(Norwegian Air Shuttle)和易捷航空(EasyJet)在内的多家外国航空公司在周四表示会立即实施驾驶舱内的两人规则 “驾驶舱内居然没有第二人在场,这让我十分震惊,”前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主席马克·罗森克(Mark Rosenker)说 在美国,驾驶舱的进出是受到严格管制的乘客不允许在驾驶舱门附近聚集,在舱门打开时,任何人都不能使用飞机前部的卫生间,空乘通常会挡住走道——有时候会用餐车 然而,制定两人规则的初衷并非吓阻或制止行为不轨的驾驶员它的意图是在驾驶员遇到疾病或突发性机能丧失的情况下,一定不会孤身一人在驾驶舱内 专家说,虽然美国民航驾驶员中有一小部分人会携带枪支,但面对行为不轨的驾驶员,两人规则并非一种完美的保障措施 此次德国之翼坠毁事件还暴露了驾驶员精神问题审查机制上可能存在的缺陷,在这个十分看重专注度和纪律性的行业里,这方面的担忧由来已久飞机驾驶员是一个技术性越来越强的工种,而且往往要面临巨大压力 “我认为这次事故会给业内带来深远影响,关系到我们如何持续审查驾驶员,以及在哪些方面审查驾驶员,”前运输安全委员会执行主任彼得·戈尔兹(Peter Goelz)说 罗森克说,驾驶员健康问题一直是业内十分关切的,但心理问题的检测是一个大难题 2012年,捷蓝航空(JetBlue)的一名驾驶员在从纽约飞往拉斯维加斯的航班上举止异常,随后被乘客控制住,这名驾驶员口碑甚佳,是最早加入公司的员工之一在那起事件中,副驾驶员将驾驶员锁在舱外,而后将飞机紧急迫降在德克萨斯州埃默里洛 捷蓝航空首席执行官戴维·巴杰尔(David Barger)后来称那位驾驶员是一个“技艺高超的专业人士” “我跟机长有多年的私交,”巴杰尔说,“完全看不出他能做出这种事” 罗森克说,“这是在跟人性、人的弱点、人的心思打交道” 面对此事的种种不解之处,德国之翼及其母公司汉莎航空(Lufthansa)的官员在周四显得很尴尬 “我们没有发现任何迹象表明副驾驶员会有如此可怕的举动,”汉莎航空首席执行官卡斯滕·施波尔(Carsten Spohr)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像这样的个别行为是不可能完全避免的世上最好的系统也无法阻止它” 经确认,这名副驾驶员是现年27岁的德国人安德烈亚斯·卢比茨(Andreas Lubitz),看上去他很喜欢这份工作,也通过了所有的考核和体检“他是百分之百具备飞行条件的,没有任何不足,”施波尔说 在美国,飞机驾驶员受聘前要接受身体和心理检查,此后还要随机接受毒品和酒精检测要想保住FAA颁发的证书,不到40岁的驾驶员每年要接受一次体检,40岁以后每年两次 不过,据一些驾驶员说,这些由FAA认证机构的全科医务人员进行的体检不一定全面,尽管FAA说其中“一般”会包括关于心理状况的问题此外,航空公司和FAA靠的是驾驶员自觉,要求他们如果有任何身体或心理健康问题,或在服用什么药物,要主动上报 FAA称,如果驾驶员未能主动上报,或隐瞒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