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人员难以破解德翼空难副驾驶动机

2017-06-06 06:20:02

德国杜塞尔多夫——周二,德国之翼(Germanwings)的一架喷气客机在法国阿尔卑斯山区坠毁正当法国的航空专家拼凑飞机碎片时,这里的调查人员开展的任务也一样具有挑战性:尝试理解事发时控制飞机的安德烈亚斯·卢比茨(Andreas Lubitz)似乎决定驾机撞向山坡的动机是什么 在堪称迄今为止最引人注目的法医精神病学案例中,法德两国的调查人员不仅必须将卢比茨的职业生涯和个人生活脉络拼凑在一起,还必须尝试探究,在周二决定生死的那次飞行之前,以及在飞行期间,他脑子里在想什么 坠机事件发生五天后,调查人员面前有三条主线:他似乎患有抑郁症;他的视力问题可能影响了飞行能力;他的人际关系,包括与长期交往的女友之间的关系一名官员称,现场发现的他本人写下的东西表明,他是一个充满困惑的年轻人,害怕失败,害怕会因为视力和心理健康问题而失去工作 这些因素是如何共同起作用的,以及应该分别赋予它们多大权重,即使是在最顺利的情况下也难以确定在本案中,尚不清楚事件的发展能否以较高的可信度得到还原这无疑会让那些希望得到答案的人失望,包括遇难者的家人,以及寻求让此类事件不再发生的监管机关 “在司法调查中,会有好几种说得通的假设,绝不能因为优先考虑其中一个,就一下放弃其他所有假设,”法国方面的调查负责人、法国国家宪兵队(French National Gendarmerie)负责司法警察事务的副总监让-皮埃尔·米歇尔(Jean-Pierre Michel)在周六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当然,要能区分不同调查方向的轻重缓急,从而以最大的可能性,尽可能快地完成调查” 杜塞尔多夫的警方发言人周日说,参与此案的德国执法官员多达200名他接着表示,预计最早要到周一,才会从检方得到最新消息 了解调查情况的消息人士称,截至目前,他们了解到的情况是,航班副驾驶卢比茨有心理问题,程度严重到需要接受药物治疗这个问题可能已经困扰了他很多年在搜查他的公寓时,调查人员发现了抗抑郁药物,以及多名医生开具的证明,其中一张被撕毁扔进了废纸篓 调查人员还发现,卢比茨的视力也有问题他的视力问题要么是心因性症状,与其心理健康问题有关,要么是单独的生理疾病,后一种情况也可能进一步加剧了他的抑郁情绪这个年轻人的自我认同与年少时燃起的梦想紧紧绑定在一起,他至少从14岁开始驾驶滑翔机时,就想成为一名飞行员了 在熟人和同事看来,卢比茨待人彬彬有礼,在专业上也颇为精通,在德国之翼担任副驾驶,执飞往来欧洲各地的航班同时卢比茨也是一个孝顺的儿子,大量时间都在家乡蒙塔鲍尔和父母一起度过卢比茨还有一个长期交往的女朋友,在开始接受飞行员培训之前二人就相识了德国的新闻报道称,他在最近几周买了两辆新车,很可能一辆是给自己,另一辆是给女朋友的 “他是一个和其他所有人一样的同事,”飞机坠毁后德国之翼的飞行员弗兰克·沃伊顿(Frank Woiton)对德国电视台说“我们曾经一起坐在驾驶舱里我们谈论过他对未来的规划,他说他希望飞长途航班他不是那种会说‘我想了结生命’的人” 但私人文件却显示,他的精神状态颇为脆弱一名高级调查人员在接受德国《世界报》(Die Welt)采访时称,卢比茨巧妙地向外人隐瞒了自己的疾病,但这名副驾驶写下的文字就像一扇窗,可以通向晦暗的疾病世界 也有报道称他的个人生活出了问题,这些报道援引的大都是匿名信源德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图片报》(Bild)在周六刊登了一篇采访文章,受访者是一名自称是卢比茨女友的空乘这名以化名接受采访的女子表示,卢比茨精神不稳定,会在夜里尖叫,一度将自己锁在洗手间,还会满腹牢骚地抱怨自己工作时的遭遇 这名女子表示,卢比茨告诉她,他有朝一日会“做一件改变整个系统的事情,让每个人都知道并记住我的名字”她回顾这件事时解释道,这可能指的是驾机坠毁,不过这种宽泛的话语可以有多种解读 《图片报》周日版报道称,卢比茨长期交往的女朋友怀孕了她在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一所学校教数学和英语 接近调查进程的相关机构在周五表示,官方已经讯问了卢比茨的女朋友官方称卢比茨与女朋友在一起生活多年,一直到事发当天这名女性的身份目前还没有正式披露,据信,她跟卢比茨共同居住在杜塞尔多夫一个树林环绕的社区里的一所顶层公寓中邻居们透露,喜欢慢跑的卢比茨经常到周围的树林里跑步 另一个不容易解答的问题是,卢比茨独自待在驾驶舱时,是冲动行事,还是事先计划好要采取行动,并一直等待时机调查人员没有在他的住所发现遗书或其他说明他早有预谋的迹象 《图片报》还声称获得了驾驶舱录音的部分内容该报称,机长在飞行期间要求副驾驶准备着陆时,卢比茨回答道“希望如此”、“我们看看”当机长上完厕所返回驾驶舱时,发现驾驶舱门被锁住了随着飞机开始下降,可以听到机长边砸门边大喊,“老天啊,把门打开” 乘客开始喊叫可以听到驾驶舱门上的金属撞击声,接下来是自动报警声,“地面拉升拉升” 当时机长喊道,“把这该死的门给我打开” 德国媒体上公布录音的文字记录之后,法国调查与分析局(French Bureau of Investigations and Analysis)发言人马蒂娜·德尔博诺(Martine del Bono)对信息外泄一事表达了谴责该机构负责对坠机事件进行技术性调查,不涉及刑事调查 德尔博诺表示,“我们对录音遭泄露一事感到非常震惊,这完全是对遇难者家属的不尊重” 德国之翼驻科隆的发言人海因茨·约阿希姆·舍特斯(Heinz Joachim Schöttes)拒绝透露汉莎航空(Lufthansa)医疗服务处过去对卢比茨开展的体检的细节,他也不愿证实德国媒体的报道,即副驾驶将于6月接受下一次年度体检他表示,航空公司已经将他们掌握的卢比茨的所有个人及医疗记录移交给了调查人员 法国的法医专家正在努力辨认遇难者的遗体到目前为止,一共在事发的山区采集到78个人的DNA,还有72名遇难者的遗体下落不明,法国检察官布里斯·罗班(Brice Robin)周日对法新社(Agence France-Presse)透露他还表示,工人们正在打开通道,以帮助移除飞机的大块残骸,这项工作最早可以在周一晚间完成 尽管调查人员目前关注的假设是,卢比茨蓄意驾机坠毁,但法国方面的调查负责人米歇尔表示,“只要我们还无法证明飞机不存在问题,现在就没有权利排除其他假设,包括有关机械故障的假设” 法国国家宪兵队新闻办公室的一名官员表示,米歇尔及宪兵队空中运输安全支队(Air Transportation Gendarmerie)的两名调查人员于周五到达德国,“协调法国调查人员的行动,以及在塞恩-阿尔卑斯镇开展的工作,并确保这些工作能与德国方面协调展开”这名官员表示,米歇尔随后返回法国,留下同事与德国同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