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里来者不善但前路方长

2017-08-01 11:03:02

在现代美国,除非是在任总统,任何主要政党的提名人都需要经历一场党内初选战除了阿尔·戈尔(Al Gore)之外,每个提名人都至少在一个州上失利——戈尔那时是在任副总统,他以4个百分点的优势在重要的新罕布什尔州险胜过关 此前普遍预计会参选的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周日宣布参加总统候选人提名角逐也许与以前的任何角逐者相比,她面临重大竞争的可能性都更小一些克林顿在初选中占据的优势地位几乎前所未有;如果有哪个初选角逐者可以称得上是“必然”会胜出,那就非如今的克林顿莫属不过她在总统大选中的胜算并没有什么必然可言 与八年前相比,克林顿这次的起局形势更好一些;当时她经常被称为“必然”的民主党提名人,但却存在明显的弱点,输给了奥巴马在民主党选民中,她目前获得了大约60%的支持,上次在这个阶段,她的支持率只有40%在最早进行初选的一些州,她也显得势头强劲,包括爱荷华州,八年前的这个时候,她在该州的支持率已然落后 她已经在所谓的“隐形初选”中获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也就是争取精英层支持的幕后竞争,这往往会决定提名的结果2008年时奥巴马最早获得的很多支持者,比如密苏里州民主党参议员克莱尔·麦卡斯基尔(Claire McCaskill),已经认可了克林顿的候选资格民主党的精英层无论持有怎样的保留意见,在广度或深层上都不足以给一个有力的挑战者留出空间 克林顿很多强大的潜在对手——比如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和前马萨诸塞州州长德瓦尔·派崔克(Deval Patrick)——一定程度上就是因此放弃参加初选的2008年时,克林顿要面对两个重磅挑战者:前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约翰·爱德华兹(John Edwards)和奥巴马后者获得了国会很多民主党领导人的大力支持,在资金募集上从一开始就不输于克林顿 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尚有可能挑战克林顿但是,尽管他是副总统,但在最近主要民调中,他的平均支持率只有12%——这还不到2007年4月时奥巴马的25%的一半他这种偏弱的势头,有力地展现了克林顿的优势,以及他自身作为候选人的局限性在两度角逐总统候选人提名时,他获得的票数都没有超过1% 最有可能与她竞争的人——比如前马里兰州州长马丁·奥马利(Martin O'Malley);前弗吉尼亚州的吉姆·韦布(Jim Webb);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前共和党人、前罗德岛州长林肯·查菲(Lincoln Chafee)——都缺乏必要的资源和地位来争夺提名而他们在民调中的表现都欠佳 克林顿也不是没有弱点她不是那种天生能在竞选过程中打动选民人心的政治家,有的人已经厌倦了克林顿夫妇和关于他们的争议她使用个人而非国务卿电子邮件帐户和服务器的消息传出后,这种担忧进一步加剧你不能排除这样的可能性:这个问题,或其他问题,最终将对她的候选资格构成威胁不过,民主党上下一致力挺克林顿,就连最热衷于反对她的人也是如此,而且她的民调表现也仍然强劲,从这些方面来看,电子邮件事件对她的初选尚未构成威胁 一些自由派也认为,民主党的一个关注点是不断拉大的收入不平等,而克林顿和华尔街之间存在太多联系,有可能因此遭到攻击但她在收入不平等方面的弱点,远不如她2008年在伊拉克问题上的弱点:当民主党的选民反对战争时,克林顿作为参议员投了赞成票即使在当时,她也赢得了48%的承诺代表的支持,而当时她的对手的实力,远远超过2016年有可能和她竞争的人 克林顿的薄弱点可能不足以破坏她的初选活动,但却有可能导致她无法在大选中获胜在她担任国务卿时,人们对她的好感度飙升到60以上,现在已经回到了45左右这些数字就更容易让人想起以前,毁誉两极的总统候选人面对势均力敌的选战的情景,比如2012年的奥巴马或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在大选民调中,克林顿常常以两位数的优势领先于共和党对手,但这些民调目前无法说明问题 克林顿的机会将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取决于美国的政治状况大选离现在还有19个月,很多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变化,但从目前的政治环境来看,这次大选有可能会出现势均力敌的状况,稍微偏向共和党一点总统的支持率——目前在45左右——以及经济增长的稳健步伐,也表明这次大选不会出现一边倒的状况,但同时,她这是在寻求民主党连续第三次执掌白宫一些证据表明,在其它所有条件相同的情况下,总统所在的政党要连续两次以上执掌白宫,略微更加困难一些 如果说克林顿在大选中确实存在优势,那更有可能是民主党如今这个联盟的优势得到了体现,而不是她作为候选人的实力新一代亲民主党的年轻人和非白人选民,可能已经打破了20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的选举僵局,给民主党带来了小幅优势,因为这些群体的投票率现在相对较高,在总统选举中会发挥更大作用 对于民主党能否再度组建这个联盟,现在还有很多问题——只有奥巴马才能做到吗这能够承受白人工薪阶层选民减少的可能性吗如果小幅经济增长持续多年,情况还会这样吗去年11月的中期选举的结果,至少是和这些可能性相吻合的 但是,如果说世代和人口结构的变化给民主党提供了建立这种联盟的可能性,那么克林顿就很有机会重新组建这个联盟,毕竟她曾在很多亲民主党的选民中建立了极高的忠诚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