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亚投行符合日本的利益

2017-07-02 04:07:01

东京——上周,57个国家成为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简称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日本和美国对其治理和透明度表达了疑虑,并决定不加入这家由中国牵头成立的地区性开发银行 即使奥巴马政府赞成美国成为亚投行成员国,国会也不会同意;最近,美国国会甚至阻止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增加资金,尽管增资得到了20国集团(G20)的支持但日本国会面临着不同的情况执政的自民党(Liberal Democratic Party)内部对于亚投行看法不一,其成员仍在辩论其利弊自民党规模较小的执政伙伴公明党(Komeito),以及反对党民主党(Democratic Party),则在很大程度上支持加入亚投行 日本加入亚投行的理由简单而有力通过将财政援助分布在亚太国家,亚投行将不可避免地参与该地区未来经济架构的塑造,此外也会间接地塑造地区内的安全关系参与亚投行符合日本的重大战略利益 日本长期以来一直走在区域组织的前沿,它帮助建立了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这个论坛、东盟地区论坛(Asean Regional Forum)和东亚峰会(East Asia Summit)它还是亚洲最大的捐助国2012年,日本的官方开发援助(ODA)净值,加上双边援助,以及捐赠给国际组织的资金,总共超过106亿美元(约合650亿元人民币),其中有56%以上流向了亚洲国家相比之下,中国每年提供的对外援助估计有50亿美元,只占亚洲对外援助总和的30%出头 上世纪60年代,日本开始认真开展ODA计划,当时它正处在一段巨大的经济增长期中,二战后日本获得的大量基础设施投资,部分上促进了那轮增长到了90年代,日本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ODA捐赠国其活动范围也很广泛——应对环境问题、卫生和救灾日本在这些领域的专业知识对于亚投行,以及对需要增加基础设施投资的战略伙伴,如印度尼西亚、越南和缅甸,都是很有价值的如果日本能与中国合作,协助这些国家发展,就会有助于维护亚太地区的整体稳定 事实上,亚投行必须被视为一个关乎于整个亚太地区,而不仅仅是亚洲的项目该银行的决策机制还有待确定,但一个建议是将高达75%的表决权分配给“区域成员”这类成员不应该像北京似乎设想的那样,仅仅局限于亚洲国家,而把太平洋国家排除在外泛区域的做法是符合日本利益的,如果它成为亚投行成员,它就能最好地捍卫这一主张 在首相大平正芳(Masayoshi Ohira)推动泛太平洋合作之后,至少自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这样一种全面的眼光就成了日本的官方战略历史显示,日本偏离这种观念会带来危险在19世纪末,日本成为第一个实现现代化的亚洲国家,很快它变成了全球大国之一但在身份和战略上,它都被夹在代表东方的亚洲和当时象征西方的太平洋之间 由于感觉自己受到西方国家的排斥,在20世纪30年代,日本开始了自己的门罗主义(Monroe Doctrine)路线,引发了第二次中日战争,以及对抗盟国的太平洋战争日本如果拒绝加入亚投行,恐怕会再次在亚洲大陆与太平洋国家之间,划出一条界线 而且,确保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主要原则在亚太地区得到尊重,这也符合日本的最大利益日本和美国政府都在担心,亚投行将被用来造福于腐败的中国国有企业,推动北京那种威权资本主义的发展模式他们的担忧是可以理解的;中国在基础设施投资的管理上存在污点但是,这反而让日本以及美国更有理由加入亚投行了:只有这样,这两个国家才有更好的机会从内部塑造该银行的规则 中国在东海和南海的自负举动,确实有理由让日本感到不安,并以努力增强自身的威慑力来作为回应然而,像亚投行这种会在重塑该地区经济结构的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的项目,可以和领土争端问题相互区分,即使国与国之间关系紧张,也可以一起推进这种项目 日本的一些战略专家,包括外交部的分析师,担心加入亚投行不利于日美关系——而在这两个盟国之间制造隔阂,正是北京的目的之一不过,绕开这种陷阱的方法有很多,包括尽快缔结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这个涵盖12个国家的贸易协定由美国领导,其中不包括中国,它将在亚太地区重申基于规则的自由主义世界秩序 上周,美国国会及时做出决定,授予奥巴马“快车道”(fast-track)权限,以缔结TPP协议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很快将前往美国,他必须把握机会,说服奥巴马政府敲定这个协议,然后让日本加入亚投行日本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心存警惕,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要维护自己的利益,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冷落北京的区域性倡议日本应该在美国的帮助下,参与对这些倡议的塑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