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的生命力在于团结

2017-06-04 03:02:01

伦敦——美国有不少人几乎把宣扬欧洲面临的困难当成了一种职业:欧洲太窝囊了,防务开支永远都不充足;货币联盟的瑕疵严重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这里的福利催生了失业;欧洲重新燃起了仇恨,以至于世界犹太人大会(World Jewish Congress)主席罗纳德·劳德(Ronald Lauder)在今年评价称,欧洲“看起来更像是1933年而不是2015年” 非也,欧洲更像是2015年:这片市场内部没有边界,它的5亿人口之间再也没有战争的可能;在来自全世界的许多人看来,这里很有吸引力,以至于数以千计的人们会死于偷渡进来的途中;在这个大洲,包括普遍医疗保险在内的福利,没有被视为社会主义的纵容,而是被当作基本人权;欧盟以外的国家受到吸引,盼望着加入这个可以保障安全的实体 “实体”并不性感它不能让人激动地颤抖起来,也不能让人兴奋地难以抑制自己但有着28个成员国的欧盟作为一个史无前例的实体,的确产生了效果它首先保障了和平,此外还带来了繁荣——尽管如今繁荣备受压力,也为曾受制于苏联淫威的国家提供了自由它创造了一种欧洲认同的意识,尽管还不到“欧洲爱国主义”的程度,但仍然可以对冲曾让欧洲沾满鲜血的原始的民族主义 法国政治学家多米尼克·莫伊西(Dominique Moïsi)最近对我表示:“欧洲还活着它状况不好,但还活着”欧元贬值和廉价的石油甚至促进了经济活动上个月,欧洲汽车制造企业取得了过去一年最好的业绩今年欧元区经济的增长预期也正在调高 在极力贬低欧洲的声浪面前屈服,是危险的,也是一种形式的健忘这样也会招来那些极力破坏欧盟一体化的人,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普京发现,希腊是欧洲的薄弱环节目前治理希腊的是由亚历克西斯·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领导的激进左翼联盟(Syriza),齐普拉斯与莫斯科的暧昧来往令人担忧在希腊看来,布鲁塞尔就等同于德国强加的财政紧缩政策,而俄气公司(Gazprom)却等于巴结逢迎,甚至还包括垫付的现金用俄罗斯的亲昵来平衡反欧洲的情绪,这种诱惑在希腊确实存在,尽管它是一条危险的死胡同希腊不应该与白俄罗斯为伍,也不应该与普京那种“反法西斯”的轻量版法西斯主义为伍 当然,普京并不是希腊陷入困境的原因,他只是试图利用这些困难那些困难可以追溯到起初将希腊纳入欧元区的欠妥决定,而这个决定则源于文明层面的感情用事希腊的困难一时不会消退,到这里我们就该谈谈为什么2015年对欧洲是关键的一年了尽管经过了严酷的财政调整,希腊无力偿还债务的事实依然存在而且实际上,现在其债务恐怕比危机伊始更难偿还了Syriza在选举中的胜利,反映出了一种必须有所让步的情绪 在未来某一刻,必然要有债务减免,也必须承认愚蠢的贷款是有代价的否则可能就会发生希腊违约的局面,对欧洲来说最糟糕的后果就是希腊脱离欧元区对于所有成员国来说,采用共有的单一货币是一个“不可撤销”的决定一个国家离开后,整个大厦都会遭到动摇市场会无情地探究薄弱环节在哪里,他们会不断提出这个问题:“下一个是谁” 在欧洲的另一端,还有另一个威胁,英国也将成为一个薄弱的联盟5月7日,英国将举行选举,此次选举之时,英国正在变得仿佛是以色列在以色列,选举过后各党派马上就会开始现实政治的角逐,争取组成联合政府可能不会有哪个政党占据议会的多数席位,大党的力量削弱了政治意见的分裂太严重了 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领导的保守党(Conservatives)与埃德·米利班德(Ed Miliband)领导的工党(Labour)究竟谁会成为最大党尚不清楚但两者似乎都不足以独自执政即使不结成正式的联盟,卡梅伦可能也必须要依靠英国独立党(UKIP)那些反移民、反欧洲又喜欢咆哮的政治人物米利班德可能需要寻求苏格兰民族党(Scottish Nationalist Party)的支持,而后者希望拆散英国 卡梅伦在民族主义情绪的怂恿之下,承诺如果当选连任,将会在2017年就英国在欧盟的成员地位举行公投如果他在选举中取胜,这个欧洲大国未来两年就会陷入深深的不确定之中米利班德回绝了公投,这显然展示出了他的理智,但即使政敌将他描绘为英国版Syriza的说法纯属一派胡言,他也必须要安抚伦敦金融城,另一方面可能也要安抚苏格兰民族主义者在二者间取得平衡实在困难 欧洲还活着不像某些宣扬末日的美国人所说,欧洲并没有行将就木欧洲需要希腊和英国,不需要普京的颠覆最重要的是,欧洲需要一种从历史的角度审视此次危机的能力,因为团结对于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