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转变对美国亚太自贸协定看法

2017-08-05 10:06:09

华盛顿——随着美国国会对太平洋地区经济政策的走向进行讨论,对美国牵头的一项贸易协议曾表示担心的主要国家——中国——却几乎保持了沉默 两年前,达成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的可能性引起了中国对经济包围的担心,尤其是奥巴马政府此前采取了转向亚洲的战略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加利福尼亚州会见奥巴马总统时表明了态度,提请美国让他了解相关谈判的进展,尽管北京并不希望加入这个新出现的贸易协定 从那时起,谈判节奏大大加快知情人士透露,协议的达成近在眼前上周,美国贸易代表迈克尔·费罗曼(Michael Froman)飞往日本进行谈判周日抵达美国访问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将在华盛顿就此协议进行讨论,并在国会的两院联席会议上发表讲话国会正在决定是否要授予总统针对此类贸易协议的“快速通道”权这种授权将使协议在不允许增加修订案的情况下接受投票 随着TPP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中国政府在改变自身的看法 目前,中国贸易政策方面的一些著名学者表示,他们不大担心这项协议他们还称,该协议甚至可能有利于中国,让北京能更轻松地去追求自己的地区性协议,而不必遭到批判,要求中国转而追求尺度更大的全球性自由贸易协定,从而迫使其大幅度地向西方竞争者敞开市场 曾担任商务部官员的中国国际贸易学会中美欧研究中心主任何伟文表示,“我们认为TPP不会对中国构成挑战——我们会进行观察和研究” “我们基本是中立的,因为我们有自己的议程,要推动东盟加六国和一带一路项目,”他说这里指的是中国自己的两项地区性倡议他还表示,中国将保证其地区协议符合关于此类协议的全球自由贸易规则 奥巴马政府一直试图在TPP的问题上取得外交和立法两方面的艰难平衡一方面,它想安抚北京,该协定的目的并不是要让中国贸易处于不利地位 商务部长彭妮·普利茨克(Penny Pritzker)说,“TPP是开放式架构,它真实意图是设定高的贸易标准——希望能企及美国的标准” 不过,国会领导人称,奥巴马政府的官员私底下也乐于把这项协议描述为一项地缘政治策略,意在加强与日本等美国在亚洲的盟友之间的经济联系 随着北京在该地区主张更大的权力,美国和中国的许多邻国的担忧日益加深尤其是,日本政府被中国在争议空域和岛屿上的立场激怒北京还在把南海争议水域露出一半的礁石变成军用级别的飞机跑道,让菲律宾等国颇为警惕 “当奥巴马政府向我兜售这个协议时,说的都是地缘政治方面的理由,而不是经济方面:我们希望使这些国家一直处于我们的势力范围内,而不是中国的势力范围,”来自纽约州的联邦参议员查尔斯·E·舒默(Charles E. Schumer)说“我同意这一点但还需要用经济方面的理由来说服我” 中国的高层官员最近几个月开始缓和对TPP的态度去年10月,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表示,没有中国的参与,该协定将是“不完整的”,并暗示中国有朝一日或许会想要加入 “对于中国是否要加入TPP谈判一事,在中美两国政府内部都有争议,”朱光耀在访问华盛顿时说“但中国的立场已经明确,即加入高质量的国际贸易体系非常重要” 尽管如此,该贸易协定还是可能会给中国带来一些麻烦 美国已与一半的TPP参与国签订了自由贸易协议,尤其是韩国因此,有关TPP最重要的谈判涉及尚未与美国签订类似协议的日本和越南 日本在这项贸易谈判中的突出地位让一些中国官员和贸易专家心生警惕日本是中国在东亚地区主要的政治及军事对手该自由贸易协议可能会为日本企业进入美国大规模的高科技产业市场提供便利,比如汽车制造和电信市场,而中国希望能在这些市场上占据主导 通过同意开放金融领域,越南也会在向美国出口鞋履服装等低技术含量商品方面获得一定的优势该贸易协定或许会加快将这些产业从中国转移到越南的步伐中国蓝领工人的薪资在过去十年增加了四倍,而越南的薪资水平上涨较慢 布兰迪斯大学(Brandeis University)国际金融学教授彼得·A·彼得里(Peter A. Petri)表示,这份计划中的贸易协定“在很大程度上主角是日本和越南” 中国的其他一些人士则提出疑问,为何一些国家能参与TPP,而另一些国家却不行 “现在框进了很多东南亚国家,像越南、像菲律宾,其实这些国家金融业比中国还落后,”上海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的沈国兵教授说“让他们加入,却又不让中国加入,这就形成了规则的两面性” 奥巴马政府的官员坚称所有参与国均需达到一致的开放标准,并称是中国自己决定不加入 中国有自身的理由来避开这样一份涉及从智利到日本的跨洋贸易协定 由于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时还明显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得以维持高关税和其他一些进口限制如果加入TPP,中国会面临消除很多高贸易壁垒的压力 “这显然是美国给中国下个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