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为神灵表演”:中国潮剧在泰国

2017-07-03 19:10:06

曼谷——“不管他们在曼谷什么地方演出,我都会去看,”73岁的瓦林·尼西兰亚库(Warin Nithihiranyakul)说十多年来,他一直是赛荣丰潮剧团(Sai Yong Hong Chinese Opera)的忠实粉丝等朋友们到来期间,他帮忙摆放为观众准备的红塑料椅,当晚的演出在曼谷唐人街南部一个地方举行 后台的一位女演员临上台前 Malin Fezehai/The New York Times 演出开始前,62岁的旺迪·滕永旺希(Wandee Tengyodwanich)打开几小盘油条和糕点,分给舞台前的朋友们她喜欢赛荣丰11年了她说,赛荣丰是泰国最好的潮剧团,因为它舍得花钱购买精致的服装她和朋友们每年都要看几次这个剧团的演出她们一边吃,一边回忆小时候第一次观看潮剧时的情景 她们属于围绕泰国潮剧形成的一个不断缩小的群体他们在保存一种文化与遗产的基石,它可以追溯到七世纪的唐朝(618年至907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戏剧艺术形式之一 和世界各地的很多中国戏曲一样,这些演出也是大量华人流散海外的产物泰国有约20个中国戏曲剧团,赛荣丰也是其中之一观众主要是年长的泰国华裔,他们中的一些人带着孙辈来看演出,想让他们了解这个代代相传的文化记忆 赛荣丰潮剧团的后台 Malin Fezehai/The New York Times 据少数民族权利组织(Minority Rights Group)称,中国人移民到泰国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3世纪根据“世界人口综述”(World Population Review)网站的数据,目前约有14%的泰国人是华裔,所以,泰国是中国以外世界上最大的华人社区所在地之一 前不久的一个下午,演员们花了两个小时在后台画上一层层的妆,变身为中国民间传说和神话中的男女神明、英雄和反派 晚上七点半左右,赛荣丰的演员们开始登台表演 曼谷,观看潮剧演出的观众 Malin Fezehai/The New York Times 演员在台上表演时,乐师们现场演奏音乐 Malin Fezehai/The New York Times 表演融合了武术、歌唱和舞蹈的元素,配乐是用扬琴和四弦的琵琶等中国传统乐器演奏的他们的剧本主要取材于中国民间故事,但也有一些改编自印度电影唱词用的是潮州话,一种起源于中国南方的方言 响亮的钹声在夜晚的庭院里回荡,直到午夜时分演出结束 赛荣丰是泰国最著名的剧团之一它有34名演员,其中5人来自中国,其余的来自泰国当晚,约有60人观看了演出52岁的经理他差·奥布通(Tatchai Obthong)表示,他年轻时,一个剧团约有100名演员,观众人数要多得多 中国戏曲融合了武术、歌唱和舞蹈的元素,配乐是用中国传统乐器演奏的 Malin Fezehai/The New York Times “我不喜欢——又吵又吓人,”他说起自己小时候第一次看潮剧的感觉中泰混血的他差自七岁就入了这一行他差的母亲离开了他的父亲,曾为赌博成瘾而苦身陷困境的她带着自幼喜欢武打电影的奥布通去看了一场潮剧演出 晚上结束时,母亲告诉他差,他要留在剧团了“母亲6000泰铢就把我卖了,”他说,6000泰铢大约相当于190美元 62岁的颂萨·塞塔在演出前化妆他八岁就入了行,在戏班里已经待了十年以上 Malin Fezehai/The New York Times 他记得自己当时很难适应,因为不允许他说泰语,他必须学习潮州话但他很快意识到,想活下来,自己就必须学习这门技艺和这种语言他首先做起了随团的杂工,最后去了一个在新加坡的中国戏曲公司工作他在那里学到了更多关于表演方面的东西后回到泰国,过去12年一直在这里工作 演出是免费的——他们受雇于曼谷的寺庙,有时还会去全国各地的寺庙“我们不是为人民表演,我们是为神灵表演,”他差说他们会用一个六轮卡车搬运舞台,在演出地点进行组装全团每晚大约能获得两万泰铢(约合640美元) 对于许多演员来说,舞台就是家“现在是旺季,所以我们总是一起到处跑,”他差说在演出之后,一些人会睡在舞台底下,或在附近搭起帐篷 加入剧团四年、但14岁起就已在别的剧团演出的马莉·赛黄(中),她现年53岁 Malin Fezehai/The New York Times 女演员在后台做准备 Malin Fezehai/The New York Times 62岁的演员颂萨·塞塔(Somsak Saetae)是一位已在剧团内待了十多年的演员八岁就入了行的他见证了这个行业的演变“在过去,女人是不能踏上中国戏曲舞台的,所有的演员都是男的,”他说“女人甚至不能触碰神龛,只有男人才可以;现在整个行业都变了” 如今,甚至一些男性角色也会由女性扮演,比如才加入剧团四年、但14岁起就已在别的剧团演出的马莉·赛黄(Malee Saewong)“我现在年纪大了,所以就去演男性角色,但也更轻松了,因为不用再做头发,”现年53岁的她说 56岁的巴颂·皮恩(Prasong Piewnen)是剧团的厨师,会在演出后照顾她睡着的孙子她的丈夫是一个乐手,女儿是剧团的演员巴颂表示,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我要是待在家里,那就太安静了,”她说 随着这个群体的老龄化和观众的减少,人们担心这个艺术形式将会消失演员们前途未卜,颂萨表示只要可以,他会一直演下去“在这个行业里想退休,只要简单地和神灵说一句,‘您知道我年纪大了,请一直保佑我’,”他说 他差也看见了这些变化,他说,他认为这个行业会继续缩小,但不会消失 “只要有中国的佛龛存在,人们继续祈祷,”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