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陆谁靠谁?

2017-12-07 10:14:09

大陆人与港人矛盾升级后,笔者发现很多大陆人评论“没有中国,香港早就完蛋了!”很多人认为CEPA、人民币离岸中心、自由行等优惠政策都是北京政府为了让香港受惠而设港人也不示弱,反驳香港并没有依靠大陆,大陆人愿意来香港购物,是因为香港购物便宜,不过是为了逃税,并非要“拯救”香港 争来争去,话题回到原点:到底香港的经济发展是不是背靠大陆“这棵大树”这个问题如果仅仅从经济学角度来解释,非常容易理解,但是港人情感上的妥协和潜意识的改变才是关键 香港如果没有大陆这个贸易伙伴,经济损失一定很大,反过来讲,大陆没有香港这个贸易伙伴,经济损失也不小,近一两年来,香港进口大陆物品的价值是出口大陆物品价值的50倍至于谁对谁更重要,则难以判断这就像一对恋人谈分手,谈对谁的损失更大一点意义也没有当然如果你觉得大陆那么大,多几百万人受到损害,并不是大事,那只能说我们对损害的理解不一样经济学描述损害是以多少个体收到多少的损失来衡量,而不是以国家为单位的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贸易双方要实现帕累托改进,建立互惠关系所谓帕累托改进,是指在不减少一方的福利时,通过改变现有的资源配置而提高另一方的福利说得粗俗一点,如嫖客与妓女,妓女提供服务,嫖客收钱,不能说谁帮了谁,大家其实都得利如果说彻底取消黄色交易,那么妓女嫖客都有损失大陆和香港不建立交流,那么双方都会更穷些 当然这只是从经济上考虑,港人可能反驳大陆香港往来给香港带来很多无法避免的社会问题如果港人纠结于大陆游客带来的社会问题,那么解决办法也不是没有,但是港人一定要先知晓为此解决办法所付出的代价要解决港人心结,可以不修改基本法,只要取消自由行就可以恐怕很多大唱“蝗虫”歌的学生的父母,都是直接或者间接的靠大陆游客旅游消费过活的如果港人能承受高企的失业率,大加控制大陆游客来港,那么那些让人反感的大陆人的坏习气就不会被带到香港 港人可能又要反驳,香港没说不发展旅游业,而是要发展高端旅游业,接受“高端”旅游者又要说回妓院,如果你要帅气如金城武这样的嫖客进妓院,你至少要有一定比例的美艳如林志玲,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的交际花吧香港五成成年人只有中三毕业,英语普通话都不灵通,怎么发展高级路线 从另一方面说,香港一直以亚洲的国际城市的标准要求自己,那么如果亚洲的国际城市没有海纳百川的包容度,要按照阶级等级或者教育水平来决定谁能来香港旅游,那么这个国际城市的名号未免太大了如果按照这个逻辑,那五六十年代的美国就应该“闭关锁国”,不允许任何人去旅游,因为哪个国家都没有美国富有 另一个问题是很多港人认为大陆人来港工作是来抢自己的地盘和资源,心里颇为不爽举例来说,如果只有在伦敦出生的人才可以在哪里工作,那伦敦不可能是伦敦;如果只让牛津出生的人才可以在牛津大学读书,那牛津大学也不会是牛津大学;且不说香港只有七百万人口,无论政府提供什么样的教育,人才的数量都很有限,必须战略性吸纳香港以外的人才,就说香港想做国际城市,但又只容纳港人就业或者读书,那才是矛盾 当然笔者不是说大陆客的有些行为是可以原谅的,但这是另外一个话题,港人看到大陆游客不规范行为或者大陆职员不规范行为,自然可以报告相关部门按照当地的法律法规处理,但是以偏概全,一味把社会问题都推在大陆人身上,并按出身论能力,那就未免有点小家子气了以在地铁内吃东西引起的争吵为例,香港本地人也有在地铁上吃东西的,谁都没有必要上纲上线说什么文化问题如果真想制止这种现象的发生,就不能“酌情执法”,有乘客在地铁吃东西,本来应该被罚款 2000元,但是很多人包括执法人员都不闻不问,间接纵容 不管是香港人还是大陆游客都不能以不清楚或不知道法规,作为不守规则的理由笔者小的时候,香港乱抛垃圾的人也很多,但是自从很多乱扔垃圾的人被真的罚款5000元后,乱扔垃圾现象明显减少制度必须执行才有效良好的规矩和制度可以使到不同的人都符合基本的礼貌和规则,减少很多的摩擦和冲突,